交战的双方,由他们呆在那里,没完没了地打斗,经受残杀 然后慢慢地获得自己的经验

[高雄市] 时间:2019-10-25 07:37 来源:苦瓜黑鱼汤网 作者:通化市 点击:186次

  另外一个,交战的双方再把它稍微扯远一点,交战的双方我认为这不仅仅在于说你在一个行当当中,从最低做起,然后慢慢地获得自己的经验,然后获得自己的机会,我不是要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我是要讲述我认为今天一部分中国电影的问题,不在于它比如说太艺术了,或者它太粗糙了,它是表现了大人物,而没有表现小人物。而是在于这些电影总是有一点我想找一个通俗的说法,找不到,那就用我直接想到的一个说法,就是它有一点悬置感,说白了就是有一点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那么当我们观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找我们的位置,就是一个普通观众也罢,一个像我这样的多少受过一些专业训练的,或者说从事专业的电影研究的观众来说,我不知道导演在什么位置上?影片的讲述者在什么位置上?他为什么要讲述这个故事?他想讲述什么故事?我不想用那样的一个很有力的但是很不讲理的说法叫看不懂。我们有这样一种影评说法,就是我看不懂,这就很有力地否决了这部电影。我觉得这个话真是很不好意思,你看不懂是你的事,你不能拿来指责电影。所以我不想用这个不讲理的这个说法,所以我并不是看不懂这个电影,而是我找不到我怎么进入电影的认同的点。我也没办法从我自己推己及人地去猜想说导演到底要讲述什么,导演站在哪里讲述这个故事?那么我觉得这个不是在于说,艺术家过得都太好了,艺术家也应该跟《甲方乙方》当中的大款一样,到村里去体验体验劳动人民的生活,不是这样的。而是在于它一个非常特别的事实是我认为在这个转变之中的中国,就是在巨变之中的中国,今天的中国艺术家他确实处在一个悬空状态。就是他既不是那种所谓成功者,一个新的社会的顶层,比如说是灯红酒绿,花天酒地,衣香鬓影,不是,他不属于那样的世界。在对于那样的世界来说,他是一个普通人,但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他们又不是社会当中的小人物和普通人,艺术家们自己构成了一个群落,艺术家和艺术家们生活在一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他们呆随着新的历史资料的被披露,,由他们呆特别是当年的一些当事人,当他们进入晚年的时候,他们为了求得自己良心的安宁,他们开始打开了自己记忆的,封存的那些资料,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阮玲玉的死不是像我们当初以为的那样是人言可畏。那么这个时候我想,大概每一个人都会在想,阮玲玉只有25岁,多么年轻的生命。阮玲玉在25岁的时候已经拍了29部电影,并且已经成为中国电影历史上默片时代最优秀的,没有人可以和她竞争的一个女演员的时候,她为什么要用那样决绝的手法终止了自己的生命,终止了自己的艺术,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呢?但是为什么在今天他回到秦俑去?为什么他今天回去?其实呢,在那里,没这个里边正好就有今天的现实。就是张艺谋自己讲的现实,在那里,没就是新世纪。那么大家知道新世纪有一个很有特点的过程,就是一个呢,全球反恐。高端上讲是所谓全球反恐的一个状态。就是到处在抓一些恐怖分子,大家都很紧张,本。拉登,大家知道是这个,大家也看不到像个幽灵一样的,在世界上在到处流窜。也不知道他在哪儿,然后美国的战争机器到处去抓他,全世界大家都着迷地去反他,反恐。这是一个高端的主题。那么从低端的价值呢,你可以发现消费主义,或者大家开始整个世界都走向了一个所谓消费的时代,就是买东西。就是大家通过很多全世界的很多人他都是通过买东西来证明自己是谁。你比如说我是谁,原来是说笛卡尔有一个说法叫做我思故我在,就是我思考所以我在。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呢,你可以发现哎呀,奇怪,变成了我买故我在。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买东西我才知道我是谁。怎么呢?你比如说你买车,你要什么车呢?你比如说你买一个QQ,说明你是一个白领,年轻的小白领,正在刚刚出道是个年轻人。你要是买一个奥迪,就知道你是一个所谓成功人士。当然你要买个桑塔纳,说明你是一个没有多少特色的一个人。就是说你靠车来界定你自己。接着你要靠买房来界定你自己,你要靠买肥皂、买衣服,你比如说买什么样的衣服,比如说你买名牌,比如买包买什么样的包,来知道你是谁。你用这些打扮来把你自己的个性。所谓个性是什么呢?就是你买了什么,或者你喜欢什么。你喜欢周杰伦你是一种个性,你喜欢王菲你又是一种个性,这个就是所谓消费主义。就是你靠发现你买什么你才能够知道你是谁。因为你是谁不是说你是谁这个意思并不是说我是张三,我的名字就是张三了,那还用知道我是谁吗?不是。你怎么确定你的性格,你自己想像你是谁,你怎么想像你自己,这个东西你得靠这些东西。所以这个时代它低端的一个价值观就是消费主义。

  交战的双方,由他们呆在那里,没完没了地打斗,经受残杀

但是我当时感觉到我觉得冯小刚在耗费他的象征资本,完没了地打什么叫象征资本?就是观众对他的信任,完没了地打观众对他的期待,观众对他的喜爱。那么从中国电影史和世界电影史的角度上去看,一个非常成功的深受观众热爱的导演,我说他只有三次机会。他如果三次滥用观众对他的信任的话,他基本上会耗尽他的象征资本。所以我看到《大腕》,看到《手机》的时候,我看到冯小刚已经用了他第二个,它的第二次机会。但是我还要多说一点,斗,经受残说某某某获得了海外投资,斗,经受残以前只有一种情况,就是说你很成功,海外也看好你,所以他投资你的影片,准备把你的影片拿到海外去放映。我们大家知道比如说《霸王别姬》,比如说张艺谋的很多很多电影,都是用海外资金来拍摄。可是,冯小刚这个《大腕》的拍摄,他获得了哥伦比亚(亚洲)公司的投资,这个投资却是另一种海外投资。什么海外投资呢?就是我给你钱,你拍电影,这电影就在中国放,并不是为了拿走放。那么,为什么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如此慷慨地要支持中国电影呢?在我看来,没有不付钱的午餐。为什么他要投资中国电影呢?很简单,因为冯小刚当时是一个可以和其他的好莱坞电影分份额的导演,这个蛋糕冯小刚可以切走一块,那么我投资给你,再切下来的这块蛋糕至少相当大一块都装到我兜里了。冯小刚当然拍摄的仍然是中国电影,但是在资金的来源和利润的走向上,已经不再重新注入到中国电影市场和中国电影工业。这是我说当时我感到很挫败,因为我曾经说我无保留地支持冯小刚,是因为我觉得冯小刚他是中国电影的一条路,中国电影应该有很多条路,但是这样的一条路是需要的,这时候我发现有人来买冯小刚了。但是在当初,交战的双方年纪大一点的老师都知道,交战的双方我们有露天影院时代。包括我们现在,有一些农村或者北京的一些小区,现在开始恢复露天影院看电影,那种就是传统的电影院观影方式的一个在新的条件下的一种延续。现在大家到街上发现电影院很多都改造成了多厅。就是说,当你走进一个电影院,它同时放映四到六部电影,甚至最多的厅有十几个厅。每个厅如果它放映不同的电影,人们进去就开始有了选择。那么这样的电影院,二十个人看的感就开始有点接近像家庭影院的感觉。

  交战的双方,由他们呆在那里,没完没了地打斗,经受残杀

但是在这个影片当中,,由他们呆我们看到一个变化发生了,,由他们呆就是一方面主人公是法外之徒,这个小人物是法外之徒,他是贼,是诈骗犯,是强盗,或者是一种不法的高技术工种。这是开玩笑,在这个影片当中,大量的这种贼技,贼特技,我说它是一个很有技术高技术的工种。那么,他在这个影片当中,主人公是这样的,他已经是法外之徒,但是一方面整个故事是一个法外之徒向主流社会回归的故事。这一对男女,最后他们的爱,他们对于自己生后的生命,自己血肉的连续,自己孩子的期待,使他们成为了护法者,而不是冒犯法律的人。这是一个方面,而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会看到,在这个影片当中,不仅是主人公向秩序回归,他们仍然将必须为他曾经冒犯法律,而付出代价。首先是一个神勇的警察的出现,一个神勇的警察的形象出现。接下来是一个神勇的非常的通情达理的但是又毫不容情的,法不容情的,这样的一个警察的形象。但同时,为了完满一方面完满秩序的表述,一方面完满情节剧的,大家观看情节剧是期待着一个温暖的大团圆的结局,否则的话就不是情节剧了,又变成悲剧了。又要完满大家这样的心理抚慰,那么两个东西都要满足的结果,这部影片当中,影片的工整之处也表现在这里,就是冯小刚选择了这样一个结局,让刘德华所扮演的这个贼为了最终完成这个护法和歹徒搏斗,死于歹徒之手。如果说他曾经冒犯法律的话,他用死来偿付了,这是一个太过的偿付,因为他无论怎样都判不了死罪,可是他死了,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于是他不仅抵了他的罪,也抵了他的爱人或者他的妻子的罪。所以最后的网开一面,法网容情是在一个大的惩罚已经存在的前提下,而这个大的惩罚在故事中发生为自我惩罚,所以它是秩序的尊严,而不是秩序的残酷。这是一个这部电影当中我认为冯小刚的一个变化。你可以说冯小刚更为成熟了,因为整个影片的工整圆熟,它的技术含量,大量的这种特技场景的使用,然后叙事细节的这种一如他此前电视剧当中的缜密,你可以说他是成熟了。当然最后我们不能不看到,在那里,没就是说阮玲玉在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在那里,没在自己人生的历程当中,在自己的追求、挣扎、探索当中,她一直没有跳出自己人生的局限,就是她所依靠的都还是男人、男人、男人,最后还是男人。

  交战的双方,由他们呆在那里,没完没了地打斗,经受残杀

当时冯小刚去拍《大腕》的时候,完没了地打我读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完没了地打我有一种,有一种怎么说呢,像是我遭到了挫败的感觉。为什么冯小刚去拍《大腕》,我遭到挫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没有直接的关联,跟我的立场跟我的位置有关联。什么关联呢?是这部影片在三部贺岁片成功,冯小刚的名字成为了某种品牌,成为了某种票房感召力,而冯小刚的电影事实上几乎成了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可以和好莱坞电影分市场的这样的一个导演之后,冯小刚成功了。怎么标志?冯小刚获得了海外投资,《大腕》这部影片和他此前的影片一个重要的变化发生,重要的变化先不说影片本身是发生在投资。冯小刚得到了美国哥伦比亚(亚洲)公司投资,请大家注意,大家不用我说你们都知道这个事实,海外投资是大大地高于国内电影投资的,这几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没有一个导演不梦想自己得到充足的资金,在电影当中去充分地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我们讲一个小例子,比如说我设计一场戏是在机场里发生的,最后我发现在机场拍摄太贵了,所以我就改了,我改一火车站。后来我发现北京站拍也太贵了,我就改一小城市,一小城市火车站。结果我最初构想的飞机场那样的空间,所可能发生的故事,到了一个小城火车站的时候就被改变了。那当然一个艺术家多么向往自己完全不考虑金钱的束缚,或者说有更多一点的更充足一点的资金,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可以说是冯小刚是成功了。这个本身作为冯小刚成功的标志。

当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阮玲玉拍完影片《新女性》后,斗,经受残她和导演蔡楚生之间有了逐步的了解,萌发了没有言传的暗暗的情愫。大家看这个片断,交战的双方这在汽车上拍的。我们知道汽车没有多大空间,交战的双方空间是有限的。但它现在告诉我们的是,那个女孩子在汽车上坐立不安的,时而往外看,时而身子探出车。这是用什么镜头拍摄的呢?用广角镜头,镜头就是聚焦成像的,就像人眼睛,有了它才有影像。我们人有眼睛才看到对象,所以第一个要以镜头聚焦成像,它使得我们看见那个女孩子,但是它用的镜头是广角镜头。在有限的空间里头,人物运动很小,但是构成了一种大幅度的摆动,那就是坐立不安。两次摆动,坐立不安的这样一个含义,就被广角镜头体现出来了。如果你用长焦距,你看电影《沙鸥》片头,女排从远处走来,大全景,整个字幕完了,还没有走成中景。大家有没有这个印象?就是走啊走,好像原地踏步似的,景别基本上没什么变化。我们知道要是我们人的视觉,从一个全景走到我们这儿来,也没有多长时间,不会像影片那样。影片用了长焦距,在片头。片尾也用了长焦距,也是人们从远处走来,女排,但是人换了。由于镜头的运用,走而不动,好像原地踏步似的,那么看完了以后,我们是不是感觉就是女排从远处走来,是不是就这么一个含义?恐怕不是,因为我做过实验,我曾经问过同学们,你们看完了有什么感觉?他们的感觉告诉我们,要单独看,做字幕衬底,就像女排从远处走来,但是她走的景别变化不大,好像她们有走不完的路,她们要达到世界高峰,还有走不完的路。那就是说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还有很多高难度的技术需要掌握,这个含义。那么前后一对比,就说比这个含义更深,而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因为前边是一部分女排,后边又是另外一些女排,换了人。不仅她们有走不完的路,而且长江后浪推前浪。你看,如果就是平平常常的行为动作,没有那个走而不动的长焦距的效果,绝不会产生这个结果。就像这个镜头画面似的,如果它运动了两次,我这样的幅度,幅度再大一点,你们只不过是看我在晃荡而已,是不是?那个坐立不安、心情急切,这种感觉你不会有的。当然我也没那个表情了,就是有那个表情,你这么看,也不会强烈的。这个是放大了叫你看,非常近,她往前这么一晃,影像特别大,往远处去,无非是这么大的摆动。但是影像比例、景别变化很大,因此坐立不安这个含义充分地表达出来,这里运动发挥了作用。演员往远处走,摄影机随着升起来,俯瞰拍摄,站地高看得远。一下子就看到好几层,一层是送人,一层是坦克的列队,而这个女孩子穿过坦克列队,到对面去找他,她要送男人。你想想这个空间,要比起来她就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含义是不是一样的?战争时期部队调动,那是不管你什么人的,你只能够服从它,它绝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走过来,把坦克停下,叫你安全走过去。这一点那个女主人公,显然是知道的,但是还是穿过坦克列队,她不叫你看到坦克列队,这个含义能有吗?它叫你看到坦克列队,如果低角度来拍,能有吗?你越是角度高,面才看得广,规模范围看得才比较大。运动在这里边不单是展示场面和规模,而是把剧情向更高一层推进了一步。已经不是说她穿过坦克列队,去找她的爱人,送她的爱人这样一个表层的含义,已经进入了深层,已经进入了她的心理状态。尽管我们没看她掉眼泪。但是在这个形式之下的行为动作,却含蓄而深刻地进入情感的更深层面。由这儿,我们能不能够想到生离死别的感觉?不是别的,而这个生离死别是什么造成的?战争。能够引导我们想到更多层面上去。

大家一般的评论,,由他们呆大家如果看过的话就知道有三种评论。一种评论是说这个电影的主题就说这个秦皇不可杀。那么秦皇不可杀这个说法是媒体里边我们经常看到的,,由他们呆由于这个说法说明了张艺谋他就是歌颂暴君。因为秦始皇在中国历史上的评价是非常两极的,有人说是很好的他对中国历史做了很多贡献,但是有人说呢,秦始皇在中国历史上是个非常负面的人物,因为他焚书坑儒,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是有剧烈争论的一个人物。那么一般地来说很多人认为秦始皇是一个暴君,媒体里边我们很多地批评张艺谋这个电影,就是说这个电影渲染了秦始皇是一个好人,或者秦始皇不可以杀,秦始皇他创造了一种和平,这个是不对的。这是大家如果看报纸都会看到很多这样的议论。第二说法是这个电影没有什么故事,说不会讲故事,只有画面漂亮,说只有画面漂亮,这个电影不会讲故事。不会讲故事的电影它就没有意思,不吸引人,这是第二个说法。那么第三个说法是什么呢?就是说这个电影里边只是有一些空洞的武打,没有意思。这个渲染的武打又是模仿中国裔的大导演李安他有一个电影叫《卧虎藏龙》,大家知道是中国武侠电影在奥斯卡得过最佳外语片奖的《卧虎藏龙》。那么说它是模仿《卧虎藏龙》的,所以它没有多少价值。大家很多批评,但是越批评可能大家反而奇怪的是,批评反而起了宣传的效果。这个事情我觉得就是我们面对《英雄》的时候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会批评起了宣传的效果?大家最着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在《芙蓉镇》里面,在那里,没在《芙蓉镇》里面大家都记得胡玉音所开的那个米豆腐店,在那里,没在《芙蓉镇》上的所有的头面人物所有的男性比较优秀一点的男人,全部都跟胡玉音的关系非常地密切,而且都很尊敬她,大家互相关系都非常融洽。大家如果记得的话,电影的第一场戏就是胡玉音的米豆腐店,然后这个镇上所有的人包括秦书田这样被迫害的人,也包括一些头面人物镇上的什么供销社的社长,书记所有的人都跑她那个米豆腐店去吃米豆腐,而且都跟她关系非常好。而相反呢,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女性主人公,这个女主人公,她在里面是作为一个反面角色出现的。她开了一个民营的一个餐馆,可是这个民营的餐馆没有一个人去吃饭,她甚至要去勾引什么供销社的古社长,拉他过来到我这儿来吃饭。但是没有人理睬她,大家都去胡玉音那儿吃饭,于是大家从一开始,它就建构了一个好人跟男性之间的关系,和一个坏人跟周围人之间的关系。她一下就有匮乏和缺失。虽然后来这个女性的主人公,她获得了非常高的政治地位,她是工作组的组长,后来她就迫害胡玉音和秦书田,而迫害的最高峰是什么呢?是胡玉音被当成一个落后分子,秦书田当成一个反革命,他们两个人都在扫街,结果这两个人扫街的人走到了一起,他们愿意互相地真诚相爱,所以最后申请结婚。而这个反面主人公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这两个被我迫害的人居然他们要申请结婚,要成立一个家庭,所以她坚决地不允许,而且通过诬告的方式,把秦书田投进了监狱,拆散了这个家庭。而她自己也得不到爱情,她最后惟一得到的就是这个镇上的王秋赦,一个赖皮一样的人物,她跟他两个偷情,偷情的时候王秋赦从窗户里面跳下来,还把腿给摔折了。因此这个女人一生当中都得不到爱情,得不到感情生活,而最后的一场戏当秦书田从监狱里面因为粉碎了四人帮,中国开始改革开放,那么秦书田从监狱里面放出来,放出来以后,在轮渡上,他要回到芙蓉镇去找胡玉音的时候,在轮渡上正好碰到了一直是“左”倾代表的这样一个女主人公,碰见了在轮渡上以后他们有一段对话,非常地精彩。

戴锦华:完没了地打北京大学教授。1978年10月—1982年7月,完没了地打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82年7月—1993年7月,任教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1992年被聘任为副教授;1993年7月—现在,任教于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1997年10月被评审聘任为教授,2001年3月,任博士研究生导师。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呢,斗,经受残归来的冯小刚,斗,经受残似乎丧失了他此前的那种鲜活的,这是我个人的观察,我个人的思考。丧失了他此前影片当中鲜活的,每一次都会有很多很多的令你意想不到的东西迸发出来的,而相反的我们遇到的是一个流畅的,工整的完整的温暖的同时是一个标准的大众文化。因为它除了给我们一个半小时的快乐,一个半小时的温情和温暖之外,他还给我们一种秩序的呼唤,一种秩序的呼唤一种强有力的教化的作用,而这个教化是如此的不露痕迹,我们在观赏剧情当中,我们在对主人公命运的关心之中。

(责任编辑:黄山市)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